Race Story

今年的旋律🎶,今年的歌🎵

2020,是沉重的一年:新冠让地球的呼吸变得沉重,它让人类的脚步变得沉重。2020,也是灰色的一年,疫情,封城,隔离,失业这些灰色的词在这一年中大量出现。今年即将结束,在跑步这件事上,给自己一个阶段性的总结,希望能从沉重中抬起头,把抑郁的灰色变成喜欢的百搭高级灰。 取消 庆幸年初跑了今年唯一一个线下比赛—休斯顿马拉松。休马是为测试自己的那段时间训练效果,也是为了减轻接下来波士顿马拉松比赛的压力。一来如果休马跑好了,那波马就能欢乐跑。再者前面跑的两个马全超过了目标,所以还没有找到自己的水平定位。休马PR了5分钟左右,我在年初的美篇里分享过待一季花再开,与你微笑重逢。 (more…)

By Bergen Runners, ago
Race Story

老马啦个松

王徽 每个跑马的人都有他/她自己的故事,大家站在跑道上用他们的故事构成这一盛事,这几天都处在首马后的回味期,群里各位新马老马谈经历说理想,热闹非凡,精彩纷呈。队长看到我朋友圈首马后的戏说胡话,让我也发出来让大家看看,一开始我觉得信口胡叻的话,可能会误导大众,造成不可预期的伤害,但转念一想,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是跑界老江湖,有超于常人的判别能力,应该不会酿成什么大祸,就稍微整理一下,让我这个老马啦个松,博大家一笑。但免责声明还是必要的:本文所述,纯属胡诌,如有仿效,责任自负。 (more…)

By Bergen Runners, ago
Race Story

2020年跑马纪实

Chunying Zhao 自从首半马(2019年4月的新泽西半马) 破二,我就给自己订了跑全马的目标。而且一定要跑波马,看了看BQ 线,觉得有希望,而且6大马拉松的及格线都是照顾老年人的,年龄越大,时间越宽松。所以只要坚持跑步,总有一天,你能骄傲得站在波马的起跑线上。有了目标,自然是认真训练。感谢父母给的好身体,一年四季,无论酷暑严寒,我几乎天天去跑步,查了一下,上次没跑步的那一天是2019年12月11号,已经坚持了320多天。2020年的跑量, 现在已达2600迈。跑马就是这样,没有奇迹,只有跑量的堆积。 (more…)

By Bergen Runners, ago
Race Story

2020 纽马,我们拿下啦!

Jian She (佘剑) Virtual New York Marathon - VNM - We did it ! 2020 不平凡的一年,也是练人的一年!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原计划的年中四项马拉松赛事也一一取消,有些改成了Virtual,独中我意、也是我最爱的就是家门前的纽马。 (more…)

By Bergen Runners, ago
Race Story

2020百骏虚拟纽马记

Richard Yang 坦白说我是个伪体育迷,顶多算个大赛型体育迷,平常很少关心,只是每四年看一次的世界杯奥运会每年看次大型马拉松比赛。可惜今年奥运会取消了,各种大牌马拉松赛事也纷纷取消了,期盼已久的基普大战白克利也泡汤了。但四年一次的政治奥运会川普大战白登却正杀的如火如荼。抛开政治观点不谈,两个岁数加起来超过150岁的老人像打了鸡血似的天天在台上张飞杀岳飞杀的满天飞,不仅很有娱乐性还真的是很励志啊。有时候倦怠了不想训练,想想两老头都这么拼,又起床出门跑步了。 (more…)

By Bergen Runners, ago
Race Story

我的首纽马记

Richard Yang 早上四点起床,五点半把娃送到朋友家,然后坐上了去纽馬起点史丹岛的巴士。八点半了,巴士还堵在高速路上,第一波9点四十出发,只好跳车自己跑去集合点,就当赛前热身吧。匆匆忙忙赶到出发区,排队上了个卫生间就开始唱国歌,开炮(不是鸣枪哦)起跑了。伴随着经典的Frank Sinatra的New York, New York 爵士歌声,五万多五颜六色来自五湖四海的跑者分波泳上了著名的韦拉扎诺大桥。在桥里(不是桥上因为在下层)碰到了从精英区出发的百 (more…)

By Bergen Runners, ago
Race Story

跑过风景,跑过你 – 我的第一个全程马拉松

*** 首马 ***
2019年8月23日,周五。凌晨三点半起床。为了今天已经调整作息好几个星期。慢慢吃下面包和牛奶。检查要带的东西。出门前穿上跑鞋,系上鞋带,顺势亲吻了双膝 - 以此礼感谢一直与我完美合作,协同作战的身体,希望它一如既往的在今天 Sri Chinmoy Rockland 首马比赛中发挥正常! (more…)

By Bergen Runners, ago
Race Story

Salsa, Blues and Shamrocks

菜鸟 第一次去Coogans还是上个世纪(老年人都是这样开始讲故事的吗),不记得点了什么,只记得当服务生过来问好不好吃的时候,我一脸诚恳地说好咸。服务生面带微笑地说,他去告诉厨师,然后再告诉我怎么办。我满心期待他的回复,等来的是同伴们的哄笑。后来才知道,原来当服务生来餐桌上询问的时候,标准回答是非常美味,谢谢。就像当有人问你How are you的时候, TA并不是要听你倒苦水,讲述人生故事。后来才知道Coogans是一个Irish pub,爱尔兰酒 (more…)

By Bergen Runners,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