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e Story

我的跑马历程

2021 是个special year, to me。人生在这一年已过半,和我相依为命的儿子在今年要离家开始他的大学生活。回想1995年那个离开父母家只身来美读书的小女生,手里拎着两个大箱子,对这向往已久的国家充满好奇,对未来无限憧憬。26年的艰辛奋斗,感恩最深的是父母放弃一切来美帮我照顾儿子。多年的单身生活让我一直懂得感恩,懂得珍惜生活的每一刻。虽然从小就是个活蹦乱跳不愿呆在家里的娃,但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去跑马拉松,更没有把跑纽马做为人生中的一个梦想。直到在朋友的引荐下加入了BergenRunners,开始认识了许多对运动有着共同爱好的华人,我的生活也随着有了转变。

从健身到跑步 我的运动生涯是从小开始,虽然一直是田径队里跑400米的,但对长跑一点不喜欢,平时训练最触头的是长距离跑。来美后紧张的生活让我选择了健身房,工作占用了大部分时间,每天加班是家常便饭,儿子小的时候更需要陪伴,但我仍要一周抽出至少1天去健身房锻炼。当自己过了40岁的时候突然想要去公园跑步,家门口的Overpeck Park是最佳选择。Overpeck跑一大圈1.25迈。每次都会跑一个大圈加一小。一共近2迈。每次跑到接近拐弯终点处就感觉再也跑不动了,这样跑了近6年。2017年好友Qi拉我进了Bergen Runners。让我接触到了真正热爱跑步的伙伴们,也真正体会到和大家一起跑的快乐和收获,从2迈到5K,10K都是在不经意中完成了,也开始对自己有了信心。2018年开始报了几个local 5K比赛,还拿了Woodcliff Lake 女子年龄组第一名。小的比赛不仅让自己对跑步有了信心,也拿到一些参赛经验。即使周围的伙伴们开始了纽马训练,自己对跑马感觉还有一定距离,望不可及。从跑群结交了一些有共同爱好的伙伴们,让生活充满了色彩和欢乐,无数次的群跑活动,太多的美好回忆。大家互相鼓劲进步,慢慢发现跑个半马也不是很难的事了。 (more…)

By Rebecca Tang, ago
Race Story

我的跑步體會

張暉 感謝神! 我又一次平安完賽2021紐約馬拉松,并且在我四年跑馬的路上拿到最好成績。現在兴奮的心境平復下來,內心滿滿的只有感恩。感謝神恩賜我奔跑的能力,感激一路跑來從小伙伴那里吸取的能量和溫暖, 這些會激勵我一直跑下去的。我最愛的一句話 “If you want to run fast, run alone. If you want to run far, run together”. To me, I can’t run marathon without you guys. You guys are a must! 我感激所有义工的付出, 每次賽后翻過海量照片,我也願意分享這樣的天使鏡頭,”Gasping for air” moment 和”懷疑人生”的時刻:綠色丅的分是 2019 年波馬快終點時,那时候周邊的跑者大部分都在走,我机械地跑過終點甚至也不知道是終點,心里對旁邊都在走的人埋怨「走快點呀,別挡路呀」。。。百駿紅丅是2021紐馬23 邁水站時,第一次經历小腿肌肉不斷跳動的困擾事后才確認那個「肌肉跳舞」是抽筋,23 邁水站做義工的小麥大声叫我都沒反應的「神游」囧態。可是我想腳步不停,”When it is hard, you try harder”,這是每一個馬拉松跑者「陽光總在風雨後」的追求吧。 (more…)

By Renny Shih, ago
Race Story

纽马抽筋恰到好处

Yale 借着疫情一个月内跑了三个大马,最后的纽马没有创造奇迹,究其原因还是训练不够。这两年的全马赛场都是选择赛道平坡少的,所以纽马的赛道不是我想训练的,最初报纽马是为了一次欢乐跑,无奈最后被逼硬拼但没有拼出来,成绩3:19:44没有P R(半马1:35:02),但比两年前的纽马快了十分多,在大马中BQ,也算是一个安慰吧。 总体来说比赛状况大致在预料之中,只是在12迈刚过小腿肌肉就出现了跳动,这个来得有点早,我期望是16迈以后才出现,这也许是因为近来身体恢复得不够好。20迈之后小腿跳动频次增加是不详征兆,所以速度只能压着跑,直到24迈后才开始尝试冲刺,结果小腿肚跳动不停下坏了,只好放弃最后的冲刺,提心吊胆地跑过了终点。 (more…)

By Bergen Runners, ago
Race Story

纽约欢迎你 无论你来自哪里 –纽约马拉松50周年赛记 (下)

纽马的难在于14英里之后,连接皇后区和曼哈顿岛的皇后区大桥是第一个下马威。虽然从桥的下层跑坡不算太陡,但却很长。此时赛程已经过半,这个近1英里的长上坡比开始时的韦拉札诺大桥难得不是一点点。老司机谆谆教诲,迈小步,速摆臂,低头看地,桥上有摄影师。所以上桥之后还得注意表情管理。 对于演技派来说,最关心的是摄影师在哪里。这次大纽约地区几大华人跑团联手设立了六个啦啦/补给/摄影站,邀请了数名职业摄影师参加。早上出门前我已经把这六个站点的位置仔仔细细地写在手背上,并注明是在赛道的左侧还是右侧。 第一个啦啦站在上皇后区大桥前的14.25英里处。过了14迈的官方水站之后,我便开始张望,搜寻队旗。刚看到飘扬的队旗,亲人们就已经小跑着迎了上来。 (more…)

By 菜鸟, ago
Race Story

纽约欢迎你 无论你来自哪里 –纽约马拉松50周年赛记 (中)

纽约马拉松在十一月的第一个星期天,从夏时制改回冬令时的那天。对于一大早赶着去比赛起点的人来说,可以多睡一个小时。十一月初的纽约可以是凄风苦雨,也可以是秋高气爽。今年的纽马在11月7日,天高云淡,早上气温5-6度,白天最高12-3度,无风。在今年秋天的几大马拉松赛中是最完美的天气。 早上八点多,韦拉札诺大桥下的运动员村里散落着三三两两穿着各色衣服的人群。这些御寒的外衣都将在赛前被脱下放进回收箱里,捐给慈善机构Goodwill,所以大家通常都会穿可以丢弃的衣服。而我们睡衣派对组穿的都是好姐妹拿来的崭新的样衣,还可以挑选自己可心的款式。 运动员村里有Dunkin Donuts提供的免费咖啡,bagel,和保暖的小绒帽。大屏幕上播放着早已出发的轮椅参赛者和精英跑者的实况,我们席地而坐,喝着咖啡,啃着面包圈,秋日暖阳照在身上,真要忘记今夕是何年了。 纽马赛道跨越纽约五大区,从史丹顿岛的韦拉札诺海峡大桥出发,经布鲁克林区,皇后区,曼哈顿岛,布朗克斯区,再折回到曼哈顿,沿着笔直的第五大道一路向南,24迈后进入中央公园,跑过公园南路后,再次进入中央公园冲刺。 今年的纽马分五波出发,按照以往在NYRR比赛的成绩来分,我们睡衣派对组都是第一次跑马拉松,都在第三波,10:40出发,但是在不同的颜色分组,因此出发点不同,有的在桥上层,有的在桥下层。 (more…)

By 菜鸟, ago
Race Story

纽约欢迎你 无论你来自哪里 –纽约马拉松50周年赛记 (上)

我不是一个爱运动的人,我是一个不爱运动的人。

    2017年因为妹妹跑纽马,我去做了义工,在21英里水站倒茶送水。早上六点多天还没有大亮,义工们就在水站集合了。义工穿统一的雨衣戴统一的帽子,那年是绿色。无论下雨还是天晴,义工都要穿雨衣,因为给跑者递水杯时,水会溅到身上,如果没有雨衣,几个小时下来,就成落汤鸡了。那件雨衣我还留着,今年去走勃朗峰还救了个急。 那天我是早班,从早上6:30到下午1:30。下班之后,和并肩作战的小伙伴林合一起沿着赛道往终点走。因为穿着绿雨披,也没人拦我们。途中遇到一位撞墙的跑者,小伙子从深圳来。走到25英里水站时,铁梅姑娘加入了我们(她叫宇梅,擅长打铁,所以我叫她铁梅)。纽马赛道的最后3英里在中央公园里面,赛道两边站满了热情的观众,人声鼎沸。我们三个大摇大摆地走过纽马终点线。这是我第一次跨过纽马终点线。 我们站在终点线后面急切地向赛道上张望,这时有位工作人员过来质问,你们怎么在这里?! 原来终点区的志愿者夹克是宝蓝色,我们三件绿雨披显得特别突兀。我立刻陈情,我妹正在向终点跑来,马上就要到了。工作人员说,你们不能待在这里,请尽快离开。话语间妹妹就跑了过来。一阵熊抱/眼眶里充盈着胜利的喜悦/激动的泪水。小伙伴们簇拥着走过奖牌区,志愿者顺便也给了我一块奖牌。后来听说奖牌不够发了,原来不止我一个蹭牌的。 (more…)

    By 菜鸟, ago
    Race Story

    最嗨当属马拉松-我的2021第50届纽马

    原定于2020年的第50届纽马推迟了一年之后终于在11月7日周日开跑了。事先选了NJ bus 的交通方式,据说今年是第一年NJ Bus 到Meadowlands来接,而且是couch bus,不像波马那样提供的是四面通风冷冰冰的school bus。 时间是早上5点到6点。赶早不赶晚,宁可早点起床。周六来个下午觉,晚上再早点睡,何况周日还多了一小时呢。家里有大猫,不愁睡不着。周六的大餐要清淡,家里的饭菜最合胃口,关键是不刺激肠胃 。周日早上4点自然醒,吃了永恒不变的早饭,燕麦粥,水煮蛋。4:50出发,先生开车,22分钟就把我送到Metlife Stadium Parking Lot K, 一排大巴已经等在那里,直接上了最前面的,人还未坐满,5:15就准时出发,40分钟就到了Staten Island。岛上的标识很清楚,而且那么多的义工比我们来得还早, 拿着question mark 的牌子, 有问题都可以去咨询。走了10几分钟,到了运动员村,找到了自己的green village. 拿了个bagel, 找个地方坐下来吃,我带了一块硬纸壳, 后来发现带个大泡沫更舒服。也有不少人带了枕头和毯子或者大塑料袋躺在地上休息,我穿了两件厚外套一件厚裤子,后来感觉脚冷,耐克的神鞋透气性好,可也不挡风,就干脆脱下一件衣服盖住脚保暖。 (more…)

    By Chunying Zhao, ago
    Race Story

    纽马首马慢马流水记

    健慧 纽马跑完了,这几天大家都在群里和朋友圈庆祝好成绩。我没有跑好,但失败也是经验,就好好记录一下自己的心路历程吧,给象我这样的跑者一点参考。 我是跑群资深养生跑队员,最早2017第一批参加跑步和比赛。 因为家庭和工作的原因,对跑步也没有什么特别追求,但喜欢跑群的氛围和聚会,也喜欢穿上队服拉风拍照,就这么带儿子一直很佛系地小local5K比赛打酱油。 什么配速之类的,摄氧量之类的好像离我很遥远,没想过。 2019年大家都说参加纽马,我想想,要不也去试一把?能把个马拉松跑下来是很可以吹牛的。于是就参加了9+1,虽然跑得慢,但是比赛的感觉真不错,穿穿NB的衣服,在朋友圈很拉风。 (more…)

    By Bergen Runners, ago
    Race Story

    紐馬义工紀事

    紐馬終線義工区,大致上從跨过終線到出場的順序為:獎牌區,補給品區,披風區,VIP區,出場區。我報名的工作是Finish Marathon Ambassador Volunteer , 到了現場才知道這個小隊叫Runner Exit. 可想而知的工作區就是出場區了。 Check in的地點在77街,有义工用iPad幫我登入,然後就領了個識別證,和一件輕薄白色的官服夾克,就是件Windbreaker,跑步可用,我開心了。 (more…)

    By Chris Chang, ago
    Race Story

    自说自话纽马

    年年岁岁马相似,岁岁年年事不同。因为上次Rockland lake马拉松有点仓促上阵,虽然BQ了,但离安全区有点距离,而在明年BQ的报名截止日期11月12日前,环顾四周,目光所及,只有10月中旬的新泽西马拉松和这个纽马,纽马的赛道在世界6大马拉松比赛中是最难的,爬无数的桥上无数的坡,想想就头皮发麻,所以就更倾向于10月中旬的新马,但在Rockland马拉松后,右侧大腿后部肌肉在器械训练时拉伤,恢复得很不理想,想着说什么也要硬着头皮上了。 后来9月底Bronx 10 miler 比赛搭我的马拉松指导老师Michelle的车,谈到目前的两难境地,Michelle立刻铁口直断:跑纽马!怕什么?有上坡就有下坡,很多人都是纽马PR的。一槌定音,解放了思想,开始针对纽马的赛道训练,一个月的时间渐渐找到了感觉。但内心里总觉得缺点什么,是的,跑鞋,那个碳板跑鞋。实际上,第一次注意到碳板跑鞋,是基普乔格的破二表演赛,Nike戏很足,种草的效果也很好,自那以后,出去比赛眼见得绿汪汪的钩子鞋牧场般疯长,却在我的心里边并没有掀起多大的波澜,跑渣如那时的我觉得,一是贵,二是不耐用,人间不值得,三是全马3:30以上hold不住,孔子说,没有金刚腿,不穿碳板鞋,忒费腿。因此碳板跑鞋与我就如同宅男眼里的女明星,知道那是个什么货就够了,真娶回来供着,身心皆累。 (more…)

    By 王徽,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