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啦个松

Published by Bergen Runners on

王徽

每个跑马的人都有他/她自己的故事,大家站在跑道上用他们的故事构成这一盛事,这几天都处在首马后的回味期,群里各位新马老马谈经历说理想,热闹非凡,精彩纷呈。队长看到我朋友圈首马后的戏说胡话,让我也发出来让大家看看,一开始我觉得信口胡叻的话,可能会误导大众,造成不可预期的伤害,但转念一想,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是跑界老江湖,有超于常人的判别能力,应该不会酿成什么大祸,就稍微整理一下,让我这个老马啦个松,博大家一笑。但免责声明还是必要的:本文所述,纯属胡诌,如有仿效,责任自负。

人的跑步能力是有天赋差别的,跑得好的各位男女大神,都是很容易就能自然得到正确跑姿或者有超过常人的心血管,肌肉,以至忍耐力的人,

而先天不足的广大群众,就需要靠后天绞尽脑汁瞎琢磨,以及严格的自律堆跑量,运气好的话,也可以封神演义一回。作为天赋“常”秉的我,自认走的是那条后天绞脑汁的路数,现在就将这两年多的跑步经历体验从自认为对自己有很大帮助的几点总结如下:

1)跑姿。弓腰驼背,两肩上耸,目光下视且呆滞,就是那种一副不苟言笑的距离感就对啦,这应该是长期伏案工作的我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这种形象作为一个人在生活中的标签,无可厚非,看多了就习惯了,就成了个性,但这种姿势是跑步的大忌,会导致重心前倾,跑步时背部要花额外的能量保持身体的平衡,人类进化出的直立行走和长途奔跑之所以被认为是一种最省力持久的运动方式,是因为不要花额外的力量象四肢着地的爬行动物比如猪🐷那样,用一系列强大的颈肩部肌肉提着脑袋行走,保持头颈背腰直立的一线状态是最经济的跑步方式,尽管这些道理都懂,但要真正结合到自己身上还是需要契机的,某天就突然在知乎上发现这张图,

如同一道闪电在脑中划过,顿悟了,背背佳啊,以前在国内有一段时间大约上世纪九十年代末,风靡大江南北,电视广告铺天盖地的洗脑,想不到这陈年烙印在这里泛起,来改变我的跑生(活得久洗得多的意思就是阅历)。

立马Amazon下单,戴上后一跑,果然感觉不一样,强行拉直了背部同时打开了胸腔,那种踩着你的背抻着你的泰式按摩感觉,速度和轻松度大大提高,就这样大约戴着它跑了有2-3个月,渐渐的自觉跑姿比以前大有改善,现在大部分时间不戴也能在养成的肌肉记忆中保持相对正确的跑姿,尽管现在大部分时间并不能做到双眼平视,还在持续的矫正中,跑步和生活一样就是自己不断地跟自己较劲的一个过程。话说,现在大家是不是感觉我个人的气质比以前好多了,算上一头的白发有没有那种玉树临风的感觉,get不到?Sad!

2)饮食。人类祖先大约在700万年前形成时是以杂食为特征,即人类的身体进化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固定为荤素通吃,主要的能量来源是狩猎得来的动物脂肪肉类,采集的植物果实中碳水化合物是次要能量供应源,而后者作为主要的能量供应是在大约七千到一万年前农业革命开始驯化粮食作物开始的。最近在Science Advances上有一个研究表明现代人的代谢性疾病如糖尿病肥胖以及心血管疾病是由于几百万年前就进化固定好的生理机能与现行碳水化合物为主的饮食习惯不匹配导致的病理性失衡所致,也就是说人应该以少碳饮食为主。回到马拉松运动员的饮食结构,从进化论的角度看低碳多脂是更合适,因为原始人生活基本靠跑,在缺少丰富碳水化合物的时代,脂肪的供能是最有效持久的,如何激发人体的脂肪代谢是决定一个马拉松运动员运动能力的的重要步骤。后来,看到一个“轻断食”的概念,即每天从前一天晚上8点以后禁食,早上不吃通常意义上的早饭,就一杯咖啡加一勺Butter或其它“健康”的脂类如MCT(中链甘油三酯),中饭晚饭随便吃,理论上是将体内的糖原耗尽,强迫机体用脂肪代谢代替碳水供能,减轻胰岛素分泌的负担。

作为一个资深生活实验的践行者,我get了这个理论,每天早上起来只灌一肚子水,该跑多少跑多少,就这样两个星期的时间体重从136磅迅速下降到最低132磅,况且完全没有任何的饥饿难耐的不适感,相反以前那种饭后昏昏欲睡的感觉完全消失,脑筋的弯转得既sharper又quicker。

可能由于身体脂肪代谢的机制被激发,这次马拉松过程中全程心率保持在145-150次左右,而且是在只吃了一个胶的情况下完赛,Garmin给我的load评级是optimal,

跑到最后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好意思,平时明明心率可以维持在150-160的嘛,感觉好像没尽力啊,有失“爱拼才会赢”的运动宗旨,当然最后想拼时发现心(率)有余而腿不足,肌肉不经造了,可见心灵肉三位一体是大神的境界,我永远是那个不和谐的矛盾体,人们都说马拉松是一种修行,如果我无望得道成神,成鬼也行,只要能永生,我不挑。

3)维生素。一个半月前的VBM跑崩后那周去体检,尽管各项血液指标都在正常范围内,但细看每个指标,发现MCV和MCH都处于正常的高位,只差一点就突破正常范围,这两个项目是指向大细胞贫血的指标,一般是由维生素B12和叶酸缺乏导致的,联想那段时间跑步的倦怠感很强,动辄心率很高,且在上坡冲刺时呼吸道有一种痉挛压迫的窒息感,会因为内心莫名的恐惧不自觉地放慢速度,一直以为是自己最近疏于跑步体能下降的缘故,但事物之间的相互联系很难分辨出明确的因果关系,大部分事情在发展的过程中是一种互为因果,恶性循环的过程,而作为现有的血液指标的范围是指正常人而言,我们这种从事极限运动的不是正常人,对血液系统的要求比一般人要高,平时尽管也服用一点复合维生素,但总是有一顿没一顿地想起来就吃,可想而知根本无法满足超量的需求和流失,特别是水溶性的没有蓄积功能的B族维生素,

嗯,想通了就好,立马开始大补各种维生素,一个月下来就来到了现在,我不知道是因为维生素或者前面讲的轻断食又或者二者都起了作用,总之,自从上次失败的VBM后,自我感觉很好。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那是指精神层面的自省,对做个社会意义上的好人很重要,而对马拉松运动爱好者,必须再加上一省:身体哪里不对劲乎?人生就是这样一个内省自检的过程,小心使得万年船,跑步是为了健康,不能适得其反有违初衷,愿大家健康幸福万万年!

今天的话题就此打住,再次声明一下,我只是记录我自己的心路历程,我自己对马拉松运动的理解,对读者不构成任何建设性的意见,如有不当之处,你们就权当看了一场脱口秀,一笑就好。

Categories: Race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