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纽马,我们拿下啦!

Published by Bergen Runners on

Jian She (佘剑)
Virtual New York Marathon – VNM
– We did it !

2020 不平凡的一年,也是练人的一年!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原计划的年中四项马拉松赛事也一一取消,有些改成了Virtual,独中我意、也是我最爱的就是家门前的纽马。

去年在DC海军陆战马,跑的非常辛酸,半程后发生了双腿肌肉剧烈的抽筋,让自己的后半程跑马几乎无法动弹……

后在跑群习跑中,与风爷做了些交流,他问及:你年跑量是多少?我答:1200英哩!他说太少了,“跑马其实跑的是年跑量,跑量上不去,仅靠个人毅力是完全没有办法跑完一整个全马。”

今年,从开年的第一天,在跑群队长的带领下,我们开始有计划的跑量练习,即使疫情期间自己也没有放松周跑量的追求,快至年底啦,跑量也翻了个倍。

想起九月底我们一家人,去新英格兰地区的旅行,当地的群众(酒店店员、超市Casher、旅途中的大妈与大爷们)很喜欢我所配戴的口罩,口罩是公司发给员工的,上书“Science will win!” ;人们的每一次赞许,我都会及时地告诉他们,我来自辉瑞疫苗,我们的Covid19 疫苗即将问世,大家要及时去打疫苗,阻止Covid19 的大流行;互不相识的群众们友好地接受了我的信息;在麻西,一位老奶奶对我说:Why are you still on vacation? You should spend more time participating in vaccine developmental research. (为什么你还在度假? 您应该在工作中,花更多的时间参与疫苗的研制!) 谢谢她,她说的对,尽管我解释了我们已经新雇了200多位New Graduated ,但我们应该努力,社会的责任与义务,促使我们要把最好的Covid19 疫苗,尽早一些的研制出来……

回来的工作很忙、很忙,上一周为准备一场大的Project Review Meeting,我几乎每天都忙至下半夜3时;早八点又得赶回Lab指点刚从纽约布鲁林招进来的美国小姑娘,我负责她的日常工作按排及具体的Data Base 重建,周五的晚上回到家时,已凌晨一时,洗洗准备睡一会,但睡不着,晨四时起吃早餐、备跑、排空及穿戴整齐,7时许离开了家,奔向Rockland Lake State Park;跑团预定Virtual New York Marathon (VNM) 跑场。

几天前墨西哥湾里的热带风暴,从南向北穿越整个美国,到达美东北地区,带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雨夹雪,华氏30度的低温让Rockland Lake的湖面水气团环绕,环湖跑道上布满了水滩及薄冰,对长跑活动增添了变数;跑团的领导干部们,前一晚即已预计了这个现像,特别决定推迟一小时开跑,但自己年岁高,睡不着也就早一些赶到了跑场。

茫茫的大雾里天际初开,自己是跑群里的第一个来到目的地停车场,瞧瞧蒙蒙亮起来的天际,自己在车里眯了一段时间,待睁开双眼,晨熙中一队队跑友已在湖区跑道上飞驰……

8时整,自己跑群的伙伴们相继到来,我开始了一段热身活动后,告之队友、没等群发起跑仪式,就开始了自己的马拉松賽程。

这是一个节日般的日子,跑道上有着许许多多的跑友,他们都是在同一目标下参赛VNM ,除了我们百骏跑团,还有纽约长岛区最大的华人跑团-岚山跑团;纽约市以年轻人华人为主的新蜂跑团,及各式种类的西人跑团,还有自己背上水袋的独立竞跑者们……

虽然传统的纽马,在市内五大区欢庆的日子消失了,但在这个Rockland 湖道上,那一种欢快的节奏、助跑人群的呼喊,与之久为消失的竞跑旋律,又回到了人间,回到了这个被Covid19 肆虐的人们生活中,有了些充满愉悦的瞬间。

我,奔跑在沿湖的跑道上,兴奋并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状态,很快进入了一种跑马必备的匀速巡航状态,前半马自己尽量不使用水站的功能,达到从未到达的速率,2小时完成了前半马。

跑马过半程后,除去了外套,并鉴于水站的齐全服务,与跑群Volunteers 们完美的操作,我把绑在腰际敲打着后腰上的替补糖包也卸了下来,顿时感觉身体轻松了许多。

18英哩后,自己体质的缺陷,低糖的困扰开始袭来,过多的流汗体质也显现其强大的破坏力,体力开始下降,但百骏跑团优越的设计方案,在3英哩环线上设立着三个替补水站,同时纽约岚山跑团也在环线半程上设立了一个大型补充水站,在我们每一位水站工作人员们完美的服务下,自己鼓足了士气,挺起胸膛,接受着疲惫双腿的敲打而继续勇往向前。

记得自己每一次经过3号水站都特别的打起精神,挺直腰杆,在她们的欢声助威声中,以最美的姿态跑过去;当然每一个水站上我们的跑友们,都做到了她们的最佳服务;这里还特别要感谢岚山跑团的水站工作人员们,我每一次的经过都得到了他们最好的服务,这样的VNM 你真的在别处找不着,除了自己尽心的去奔跑,也算是报答她们的热情洋溢的服务,没有他/她们的帮助、鼓励、陪伴与服务,我难已取得的今天如此的成绩。

24英哩后,也就是最后一个环程,跑团的好姐妹Samantha 领着我做跑马的冲刺,我用劲使出自己的所有气力,跑着最后这三英哩,还剩1.5英哩时,Samantha 帮我补上了最后一口胶,然后就是自己的最后冲击,直到Samantha的提醒,差不多啦!惊醒的我瞧瞧跑表,已经完成了26.88英哩……

记得自己2018年首马纽约马拉松,痛苦地奔跑,用时5小时18分39秒完成了自己的初马;后来自己几次的跑马也都徘徊在5小时上下……

昨天,自己以4小时11分55秒,完成了2020 Virtual New York Marathon!算是一次大的飞跃!值得高兴的是:自己真能轻松的完成了这个全马跑、没有停下来走路、也没有出现腿肌抽筋,更没有因之而受伤……

它,就像一次长练,结束后睡过一晚,身体即已恢复正常,能人们的话是对的,有了足够的跑量,跑马,也就自然而成!💪

图一:最后的冲刺

图二:撞线

图三:成绩4小时11分55秒

图四、五、六:奔跑中


图七:跑群的好姐妹Samantha的伴跑(下:前一周自己伴跑Samantha;上:这一周Samantha 助我冲刺)

图八:清晨寒气袭人的Rockland Lake

图九:纽约最大的华人跑团图片集锦;在寒冷的冬天,他们在野外生火煮起了热气蒸腾的馄囤、捞面,慰劳刚完成跑马的队友们)

Categories: Race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