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駿成軍記 – 寫於一周年前夕

Published by Bergen Runners on

Renny

2017年初懞懞懂懂的被朋友拉進了個叫飛狐長跑的微信群,網上微信及FB等群何其多,團購的,交友的,煮飯的,養小孩的,社交的,讀書的,處裡婆媳問題的等琳琅滿目,見多了也就麻木了。但那時的我正開始我的長跑熱,平日多半一人在家門附近跑跑,不時在網上惡補些跑步知識,週四下班偶爾跟兩三位同事一起跑跑中央公園,但因為資質不如人,總是噗哧岔氣的在那群老手們後頭追著,那時就常在想,如果有一大幫資質沒那麼高又想跑步的人就住在家附近,平時能出來一起跑跑讓我從落後份子變成領頭羊那該多好?

因為這份熱愛與念想,進了飛狐長跑群後就特別注意裡面大家的對話,這才知道這個別有洞天的世界裡臥虎藏龍的聚集了許多華人優秀馬拉松的選手,尤其有一位名叫李宝庆的隊長,是一位跑過數次波馬的優異跑者,總是不吝在群裡分享許多知識與個人跑步經驗,那時的我無知者無畏的打了幾張跑步卡,大神們在對話時也硬生生的插了幾句話試圖打入,大隊長總是非常有耐心的回答我的各種問題,讓我更加喜愛這個群體。群裡周末偶有約跑,但地點都在賓州或離我非常遠的新州南部,問了一下群裡有沒有住在博根一帶的跑者,只一位叫新顏跟另一位Joanna 的發了個聲彼此加了好友,那時說要約跑但一方面那陣子不知忙些什麼總是錯過,另一方面私底下對跟從未見過面的人blind date也有些許恐懼,見了面跑步時要說些什麼?話不投機要一起跑會不會很尷尬?大家跑的速度能配合在一起嗎?總之顧念這顧念那的總讓我卻步,群裡另兩位見過面的只有三月底時跑紐約半馬匆匆一見的張劍大哥與冬冬小弟,他們也都住的不近,就這樣我還是繼續一個人跑的日子度過了上半年。

六月初時李隊長突然捎來訊息,說打算在博根郡一帶成立個分隊,問我可否當個分隊長另組一群?就這樣從小到大只當過一次班長的我突然之間迷迷糊糊被黃袍加了身變成了隊長,一開始就只加了新顏,Joanna,跟幾位自己的朋友入群,然後張劍哥二話不說的也加入力挺。微信人拉人的力量很神奇,也因為新顏跟Joanna在當地寬廣的人脈,似乎短短幾天內人數就逼近百人大關,飛狐北澤西分隊轟然成軍,安排群跑的活動也就破在眉睫。

由於六月初連續兩個周六要趕兩場紐約NYRR的比賽 (9+1的執行),前兩次的群跑便交由熱心的新顏帶領,一次在Van Saun Park一次在哈德森河畔,兩次都有不錯的出席率,在微信群內看到分享一張張相片大家開心的笑臉,一開始就覺得我們吸引了一群充滿了陽光與正能量的朋友。

第二次群跑後隔天星期日是我第一次組織的群跑,緊張兮兮的前幾天就先去探了要去跑的Saddle River Park路線,也規劃了要跑的路程,和大家一大早約在湖邊碰面,沒到多久就見到張劍哥親切的笑容跟我打招呼,這天也第一次見到了有著一雙流轉的大眼睛的新顏,爽朗開懷的 Joanna,還有好幾位新朋友如有著甜甜笑容說話柔柔細細的Wei,滿腹學究的Jerry,跑馬老司機Jack,跟一對帶著精壯兒子說是來陪跑的夫妻檔DL和背著大相機幫忙拍照的太太SH,當天時逢父親節又是個晴朗舒適的大晴天,第一次跟”陌生人”一起跑步的經驗很奇妙,發現跟跑友聊天一點也不難,大家聊跑姿,聊配速,聊要怎麼訓練跟自己的經歷與展望,感覺時間過得好快,規劃的路程一下就跑完了,之後因為要趕父親節的節目匆匆地跟大家道別,快中午時跟Joanna問起當時還未回程的DL是否安全返回,經過轉述才知道他們一直等了一個多小時都未見人返回,結果實在太擔心了不得不報了警,最後過了兩個多小時一輛警車才平安地把在公園裡迷路甚久的DL送回到家,天啊我的第一次群跑居然就出現了這樣的插曲,還好人沒事不然我的第一次應該也是最後一次,看著這位先生一拐一拐從警車緩緩走出的視頻,一邊覺得哭笑不得一邊猜想他應該再也不會出現了吧?

之後開始了每周末的群跑生活,為了避免老跑同一地點的枯燥,我們的足跡除了上述幾個地點外還刷了Overpeck County Park,  跨越華盛頓大橋一路跑至紐約西側公路邊,攀越了Palisades State Park的北坡。之前迷路的DL休息了沒幾星期就出乎意料的樂乎乎歸隊,還居然從跑步小白進步成了跑群一哥之一 。國慶日的周末夜晚心血來潮的來了場哈德遜河畔的夜跑,也引出了三寶娘這位奇女子為之後的跑群增添不少歡樂。11月初我與幾位隊友的紐約馬拉松的首馬挑戰自此將馬拉松的激情帶給大家, 隨著冬季的來臨我們也沒有停止群跑的腳步, 大家紛紛開始一同添購裝備,”裙褲””裙鞋””群帽”等相繼出現,大家在一大早在過去覺得一定是瘋子才會出去的溫度下甘之若飴的照常約跑,兄弟情姊妹情在每一次的群跑活動一次又一次的加深。年底的聖誕趴,把跑群的歡樂帶向另一個高峰,為了迎接2018年的新年來到,我製作了個2017的群跑活動回顧,才領悟到這半年來我們一同經歷了那麼多的早晨,分享了那麼多的歡樂。

2018開始為了新年新氣象,我們決定給跑群有個正式的名稱,經過大家的討論,百駿Bergen Runners這個名稱脫穎而出,之後藉著人才濟濟徵求到首席設計師Rebecca大力設計了logo與隊服,專業瑜珈老師Jojo的加入讓群跑活動有更完整的拉伸與不同的鍛鍊,金牌攝影師Sam和SH的偶出現更是讓群跑活動增添更多樂趣與回憶點。因為群內住在Tenafly小鎮的跑步豪傑特多,大家特賜與"特能飛"小分隊名,由這半年來進步飛速的Joanna作為隊長帶領。另外每周六在Saddle River Park群跑,由外號楊教練的John帶領的飛馬溜溜群也欣然答應成為我們的分隊之一,不但帶入不少溜溜群的高人,從此以後讓大家周末群跑的地點選擇性更多了。此外不同的活動如特殊造型跑,迎接2018跑,中國新年的跑狗活動,及偶爾出現的跑後聚餐,讓我們不知不覺地一起度過了寒冬。

然而隨著群內的跑步高人越來越多,我發現不知不覺的我又成了那個常跟在高手後頭噗哧岔氣的落後份子,不禁開始回想起那份想帶著更多”平凡人”一起跑起來的初心,在春天來臨前策畫了為期八周的五K軍事訓練計畫,想試試水溫看看會有幾隻白老鼠願意上鉤讓我重新當回領頭羊,結果沒想到一宣布後居然快有50人報名,大家跑步水準各有不同讓我不得不趕緊把一個單一的訓練計劃拆成五個變形蟲計畫(詳情見百駿春季5K訓練記),建了個分支小群每周在固定群跑的時間外又加了5K小組的訓練群跑,大家每周打卡一起討論熱烈的分享自己的訓練進度,這才發現許多初跑者不是不說話而是震攝於群內高手而不好意思多話,5K訓練的另一好處是帶動更多的人帶著另一半或孩子的共同參予,造就了不少”跑步神侶”跟親子檔,即使沒一起跑步來幫忙攝影或當啦啦隊的也比比皆是,4月中River Edge 5K的成功在於我們各個水準的跑者全方面的參予,之前有誰能想到馬拉松高手也可以跟跑步初階同學一起站在起跑線上同歡同嗨,只要愛跑步的心一致,我們就都在一個大家庭內。(見五K小組成員之一寫的感文


在River Edge 5K頒獎典禮上得到最佳俱樂部大獎

第一場5K賽下來後彷彿燃起了許多初跑者的烈火,四月底的新州馬除了原有的全馬半馬參賽者外,原本看似組不成的全馬接力居然湊成了兩隊,第一次遠征參加大型比賽的我們更是發揮了後勤力量,組織了個補給帳篷,招待了來自新州鄰近兄弟姊妹跑群菁英加上我們自己近50人,一場跑者的的盛會又在數個PR, BQ下再次畫下了美好的句點。另外許多5K的伙伴領著火炬打算接著報名下一場的5K甚至10K,還有5K一代組員帶著5K二代組員跑下去,把當初被鼓勵的話語跟經驗傳承下去,著實令人感動不已。

群英聚會的新馬大合照


人氣越來越旺的周末群跑

在一週年前夕回頭看看百駿跑群這整年的發展,真的大大大的超出了當初的想像,想一想是什麼魔力將這一群人緊緊地拉住讓很多人樂此不疲不斷超越原本認為是自己的極限?是跑步時釋放的腦内啡肽快感?是一次又一次突破自己極限的愉悅?是跑者們散發出正能量的魅力?是那永不輕言放棄剛毅刻苦的馬拉松精神?是中年大叔大媽的危機大爆發?是跑步打卡後收到讚的成就感?是不怎麼嚴肅跑者們間的詼諧幽默對話?或是一個在異鄉找到跑者大家庭的同舟共濟感?也許是部分也許是全部,但我相信更多的是大家隱藏在內心深處的那顆追求更美好自我的心,一份相信自己就能做到的驚喜,以及希望自身能有所改變的期待。這一年來謝謝每一位陪我們共同走過來的伙伴,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裡,我們都能夠持續長長久久的在這條馬拉松的道路上一同跑下去,只要你願意,百駿可以永遠是跑者們的心靈港灣,以及那個除了家之外你可以稱家的家!

Categories: Club Info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