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纽约马拉松记

Published by Renny Shih on

终于完成我人生的第一个马拉松了!从一心只想减肥的菜鸟大妈到今天这一步,算一算起码花了三年多左右的时间。去年用了一年的时间顺利完成了NYRR的9+1取得今年的纽马报名资格,上半年跑了NYC及Brooklyn两半马都觉得状况不错,但从夏天开始连续两次小腿肌肉跟脚踝的拉伤,本想好好的随着练习计划跑个马拉松的梦因此破碎,足足消沉了快一个月的时间,期间兴起了好几次想打退堂鼓的念头,但今年因为参加飞狐跟新蜂跑群认识了附近好几位可爱热心的”战友”,战友中好几位今年都刚好跟我一样努力着首马,大家一同相互打气着,甚至有几位没有跑马的朋友也都热心的陪着我们练长距离,练配速,练路线,简直都快比我们这些报名要跑的人都还认真了,周边也有好多朋友跟同事加油及鼓励,我岂能让大家失望?

受伤之前最长的长跑只拉到15英哩(24K),而且只有那麽一次,用15英哩的实力去跑26.2英哩的马拉松真的觉得心虚的不踏实,但在受伤未完全復原情况下就是不敢再练太长的距离,也所幸减量练习的这段期间脚踝的状况有慢慢的好转,一直到纽马当天都觉得身体各方面调整的不错,即使不是最好的状况也算是受伤以后能恢復到的最好状态了。

23172606_10215330955093361_2264665694037563519_n

纽约马路线从史泰登岛开始顺着桥跨越至布鲁克林,皇后,布朗士,曼哈顿五大行政区, 共要跑过五座桥,其中以第一座的Verrazano跨海大桥最为壮观,跑完五桥后还要进入纽约中央公园绕半圈,这一路的上上下下坡不少,许多人都说这是挺不好拿下的一个马拉松,听到很多跑马大神后半程都撞牆的掉速严重,看到了路线坡度图后内心也崩溃的吓到吃手手,天啊我的首马怎麽难啊?

马拉松日一早先跟着一同参加盛事的队友Joanna来到South ferry渡轮口准备搭船至出发地史泰登岛,跟着一波波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群先排队坐船后又换了接驳巴士通过安检才晃到了出发区,起点出发分为绿、橘、蓝三色不同出发区,各出发区还有五波不同的出发时间,规模之大不亏为世界六大马拉松之首。PicCollage

每年纽约马都有五万多跑者参加,一路上更估计有二百多万左右的观众沿路夹道欢呼加油,虽说很热闹但因为不久前的恐怖活动也让大家觉得有些风声鹤唳,然而所谓危险过后通常是最安全的,一路来到出发地都有一关一关的军警把守,天上还有许多直昇机低空盘旋,此次我被分配到跑跨海大桥上层的蓝区第三波, 出发时间10:40,有充足的准备时间又有好的风景看觉得自己真得很幸运。可惜同行的Joanna在不同区所以也只能各自祝福分头报到。

一来到Blue village发现这裡不但有供应许多吃的喝的外,还有therapy dogs的服务,上完厕所来排队等着紧张的心灵被安慰就听到有人在背后很兴奋的叫我,回头一看居然是在跑团中常有联络的台湾美女Penny, 我们两个人每次在比赛见面都是惊鸿一瞥, 此次居然在同一等待区可以跟一起合照看小狗,一开始就觉得自己今天一定幸运极了!PicCollage (1)

摸完狗没多久时间广播就喊着第三波的跑者要去待跑区准备了,进去以后才发现裡面也有一堆厕所,早知道就不用在外面排那长长的队了, 一转身进入眼帘的是四小时的官兔牌,人说跑马前半段千万不能快,提醒自己绝对要被这群人狠狠甩开!

23376401_10215329603339568_5822541340390398869_n

没多久后待跑区的闸门开了,大家鱼贯着渐渐往桥前的起点走去,此时大部分人都还穿着外套保暖但随着渐渐接近起点,大伙开始情绪亢奋的抛丢衣服到回收箱,我穿的旧毛衣外套也在此时捐献出去了。等唱完了国歌,代表起跑的礼炮砰一声轰然响起,Frank Sinatra的纽约纽约跟着奏出,大家一起高呼着伴随着音乐出发,纽约马拉松我来了!                PicCollage (2)

跟着大家一出发后马上就是一个上桥的大上坡,但因为一开始处于情绪亢奋的状态其实是没什麽感觉的,好多外地来的跑者更爬上桥中间的分隔岛上搞自拍把这难得的美景拍下,我为了想当一位认真严肃的跑者有克制住那份冲动 (其实也是怕爬上后下不来),今天的天气是个大阴天,照起相来有朦胧的美感也是个非常适合跑马拉松的好天气,一边欣赏风景一边看人爬上爬下,转眼之间已跑完了头两英哩,一下桥就看到满满的人潮举着好多"Welcome to Brooklyn"的牌子欢迎着我们,代表着我们来到热闹又摇滚的布鲁克林区了,之前有人说跑纽约马不太需要听音乐因为一路上的音乐声加油声不断,这在布鲁克林区真是再贴切也不过了,沿路上有摇滚乐团的现场演奏,有学生鼓号乐队的表演,有啦啦队的大声叫喊,有教堂前阶梯上的舞会,只要你在衣服贴上自己的名字 一路上绝对可以听到一堆人嘶喊着为你加油 ,一路上还有经过一段鼓手敲着鼓,经过的跑者都像波浪舞般顺着节拍一起举手喊yeah,感觉整个地板都震动了。另外那些琳琅满目的标语也都是鼓舞人心的助力,好多好有趣的标语如”it’s just a 10k run with 20 miles warm up”,”If Trump can run you can run”, “Run like you are in the same room with Harvey” (最近爆性骚扰案的製片人),”it’s okay to fart” 等绝妙趣味与创意十足的标语,还有那些路边热情等着跟跑者们high five的小手小脸,整个氛围跟能量不停的带着我的脚步持续前进。

IMG_2303(相片取自网路)

此外布鲁克林也是纽约有名的种族大熔炉,沿路上有许多国家民族不同的服装音乐,完全像个嘉年华会似的,一整个就像参加了一个大趴踢似的开心,但当然也提醒自己脚步不可太快,我这还有long way to go 呢。从第三英里开始每ㄧ英里都有水站, 我通常快速的喝一两口水或运动饮料便继续向前,在十英里处我拿出准备好的第一包能量胶吃下(出发前也有吃一包),配着水咕噜噜的吞下,继续照预定配速前进!

23316288_10215348255285855_5668257311537650514_n非常嗨的布鲁克林市中心大约在接近半马处后渐渐远去,此时天空也飘起了绵绵细雨,虽然淋着雨但由于气温不低一路倒觉得挺舒服的,路边还不时有民众拿着乾纸巾给跑者们擦拭,真是感谢他们的热情。渐渐的前方出现了布鲁克林与皇后区交界的第二座桥的身影,桥上没有观众的加油声又有些微上坡,此时已过了半马的里程,跑者们都努力的靠自己奋斗着继续跑着,远远看去皇后区的地标Citi Bank大楼高高的耸立着,一下桥后路边的音乐与加油声又再度响起,本来之前感到有点疲倦的双腿又如得到second wind般继续前行了起来,经过大约14英里处右眼角突然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原来是小分队跑友Jerry等着帮我跟Joanna当私兔(跑者黑话,官方pacer为官兔私人的为私兔),听他说在那等很久都没看到Joanna就先带着我跑,那时觉得状况比我好太多的Joanna怎麽可能落在我之后,心里还为她耽心了一阵怕她出了什麽小状况,但还是信心满满的相信她一定很快可以追上来的。有着队友跟我一边跑一边帮我加油打气,心中感到很温暖,他还帮我拍了几张行进间的照片及不时注意我的状况,真是感谢他。目前为止我的速度都算ok一路跑来也都还没走过,很高兴自己的状况都还维持的不错,这也都要归功于平日跟跑群伙伴的持续练习跟相互心得交流。一路上还有看到不少残障的选手或坐着轮椅或杵着拐杖单脚行走,身旁也都至少有两三位义工确保他们的安全,看他们这样努力的朝马拉松目标持续努力着,有着健全四肢的我们实在没有藉口。

在皇后区的路段并不长,约两英里左右就开始上了路程的第三座皇后区通往曼哈顿的Queensboro 大桥,皇后区大桥是跑在夹层之下,旁边又没观众的欢呼,耳边只有跑者们持续的脚步声与呼吸声,此时也已过了我的最长练跑极限,所幸脚步虽然疲惫但是觉得还是能跑的,跑了一阵后Jerry哥说要慢慢走等一下半英里后的Joanna,估计是有点耽心她的状况,于是我拜别了我的私兔继续前行。

IMG_2684(相片取自网路)

用暴风雨前的宁静来形容Queensboro bridge的后半段路程应该是最贴切了,虽然桥上只有跑者认真的跑步声,但往左下方看便知道what’s coming。两排无尽头的人群早已排在曼哈顿的街头,用所能喊出的最大音量迎接着跑者们来到这城中心的第一站,下桥后拐个弯便到第一大道59街口,由此要一直往上跑过125街上的Bronx区, 这16至19英里的距离不可说不长,但两边嘶喊的加油声似乎推着我的双腿往前跑,此时依稀记得公司同事Elizabeth塞给我张纸条画出了她会在17英哩处的角落等着我的位置,Elizabeth是同事中被我的跑步热忱影响最大的同事,本来不跑长跑的她今年跟我跑了公司的接力赛及中央公园的女子10k,她说无论如何都会等在那边为我加油,想到有人在前方等我就执念着一定要继续往前推进,到了17英里处果见看到她跟先生人手一隻狗站在那呐喊着我的名字,各别给了他们一个拥抱便继续向前。

没多久后又听到后方有人叫我,原来是Jerry哥带着Joanna一起赶上来了,看着Joanna坚毅的神情很快的超越我,我知道她没问题的 (后来才知道原来她错过了待跑区关门时间得再等20分下一波才开跑,难怪啊),此时Jerry又交换任务了成了我的私兔,过了18英哩到了能量胶供应站,拿了一包胶快速的配杯水喝下,希望能发挥功效支持我继续往下推进。 有人说第一大道往上跑这段在心裡上是很难熬的,因为我们此时离中央公园南边的终点是越来越远了,Jerry在旁边帮我打气加油还叫我大声吼一吼提振士气,想来当时我的脸色是有点难看了,大约跑到120街处我的私兔被家裡发来的12道金牌传唤走了,真是难为他那麽忙还在这下雨天来陪我们跑步,跑友间的真挚情谊在此再度验证!

CS-io7oWwAQ4PXZ (1)过了125街后不久就来到连结Bronx区的Willis Ave Bridge,此时没有兔子的监视下我稍微走了一下,进了Bronx后太累分不清是灵魂还是摇滚乐再度响起,对我的再度起跑有点小帮助,此时的总里程数已达到20英里,人说跑马的真正开始是这最后六英哩,也是传说中神鬼交会的开端,没有一番耕耘还真是走不到这境界啊!在Bronx的路程不长,大约2英里左右,拐了一小圈又上了通回曼哈顿的短桥,此时眼前出现了Last damn bridge的标语,谢天谢地,最近再听到”bridge”这字我都要怕了!

PicCollage (3)又回到曼哈顿后进入了哈林区,也是期待已久的飞狐与岚山跑团义工水站,很多远从NJ南边的朋友们一大早就驱车赶来努力帮忙到下午,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穿着义工的绿雨衣亲切与我打招呼真的很开心,还帮我拍了几张面带笑容的照片,真想不到我居然还笑的出来!之后再下到120多街的一个弯角,又看到了我的个人铁粉加油团,Beca, Julia跟Emma谢谢你们带着孩子在雨中来帮我加油,能跑到你们面前简直就是一种奇蹟!

23376168_10215348248965697_425559783392607698_n

顺着第五大道往下终于到达中央公园东侧的museum mile区,到此只剩下将近四英里路程,心中不停的告诉自己这一点也不长,但无奈此时的路途却是折腾人的缓升坡,我的两腿发烫感觉自己几乎已经灯枯油尽,练跑量的不足终于彻底的显现了,传说中的撞牆期来了吗?

记得是约23英里处吧?正在天人交际水深火热的弥留状态,感觉腿还在跑但跑的很慢,已经是接近走的速度了,此时一位穿着红背心胸口印着China的先生,超过后回头看了我两眼,突然招招手叫我跟上,因为我穿着岚山跑团的红背心但认识不多群组内的人,一时以为他是跑团中的人就乖乖的跟上,后来发现他一直跟我说英文,我才确认他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但是他一路上亦步亦趋的跟着我,好多次我想放弃的用走的,他都频频回头在人群中找到我等着我跟上,那时心裡呐喊着你放我一马吧!不要再逼我了!咱俩素不相识啊!Why me? Why me? 可是都还是躲不开他锐利的眼神一直甩不开他。

24英哩处终于进入中央公园了,脑中涌起了满满的回忆,两年前先是傻傻的在摄氏零度下的低温跟着两三个同事下班后来跑,之后连续两年的9+1的历练,多次周三晚跟新蜂小蜜蜂们的夜跑过程都历历在目的从脑海中闪过,这熟悉的路线,熟悉的跑群,一路的亲友啦啦队,私兔的支援,这是我的公园,我的主场,我的城市,我的纽约,我的首马选的一点也没错,我属于这裡

23231398_10215345026285132_4874075157071139862_n25英哩过后不久出了公园南端顺着Central Park South往右转再重新进入公园西侧往上跑,此区观众吼叫得更热烈了,远远看到了那26英哩的牌子出现了,勉力的朝前冲过去, 只剩下那最后0.2英哩时我看到了地上的蓝线,顺着蓝线往前跑看到高高耸立的终点在眼前出现,我高举双手的往前冲去,我办到了!我在这伟大的城市完成了马拉松,没有比这个更美好的了!越过了终点线后马上频频跟那位先生道谢,他告诉我他来自北京从十多英哩处就开始抽筋,想必是知道得不到好成绩了后就佛心来着,路上随便捡了隻看似垂死的小猫鞭策了起来到终点,这真是跑者惜跑者的行为啊!好后悔没留下个合照或微信帐号联络一下(当时太累了无法思考),还好在官方照片中有找到他跟一旁要死不活苦哈哈的我的合照,我会一直感念着我这位首马终点前的贵人的。
IMG_3179

过了终点领了沉重的奖牌,批上防寒布以免湿透的身体失温,领了补给包,一路上身边一直有工作人员喊着Congratulations! Good job! 再跟着大家拖着沉重的脚步慢慢的去领了after race poncho,工作人员帮每个跑者披上厚厚的蓝色披风并帮我们把帽子戴好恭贺我们,深深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伟大的事。

23434899_10215345028325183_109193650552158603_n走了大约快半个小时吧 (因为走得很慢)终于来到了family reunion area,家人早在此等候已久,女儿看到我马上箭步冲上来给了我个大大的拥抱,老公拍下了这感动的一刻,是的,我跑了个马拉松,但这一切都没有家人的爱与支持来的重要 (热泪盈眶)!
23316769_10215329605899632_2253096355459934668_n

跑完之后自己的成绩为4:47:25,连欧普拉的4:29:15纪录都没破*,我知道如果我里程数有练上去的话一定可以有更理想的成绩,但做为首马的纪录我真的感到很开心跟骄傲了。看看Garmin上的纪录我的前半程都保持着很稳定的配速,可见我的基础是挺好的,耐力再多练练便是,今年女子八十岁年龄组冠军是84岁的Ginette Bedard以六小时12分完赛,我的来日方长

IMG_3181当天回到家全家吃了顿牛排大餐庆祝后用泡沫轴尽量滚滚放鬆腿部肌肉,第二天本来打算在家瘫一天的但听说Running company内有提供免费奖牌刻字,我就踏着蹒跚的步伐拿去刻一下做纪念,顺便买份当日的纽约时报内有所有近五小时完赛的人的名字都在上面,当天纽约街头迎面走来好多人把奖牌挂在胸前,本来觉得不太好意思的我也跟着戴起了奖牌,走在时代广场上拍照时,两名观光客停下来问说:不好意思我们今天看到好多人戴着这奖牌,请问这是奥运奖牌吗?我笑着骄傲的説:不,这是纽约马拉松!

跟大家分享一下今年初为了在公司分享我的跑步故事所製作的短短一分多钟的小影片,那时刚报名纽约马,只跑了第一年的9+1,还没有自己的跑群,也没有那麽多的跑友,有的只是一股满腔的热血跟热情,经过了这一年的种种故事,我想足够把影片加长好几倍了,我们常说不忘初心,你若问我初心是什麽,我想影片中传达的就是我的初心,一个从菜鸟慢慢体会到长跑乐趣过程的平凡人,一颗只想散播分享我的喜好及带动更多的人一起来跑步的心。

最后用我喜爱的两句跑步名言做结尾,希望你们看了我的故事后也能更有所体会。

One run can change your day, many runs can change your life.

 If you want to run, run a mile. If you want to experience a different life, run a marathon.

23316598_10215345027605165_5174877029590684686_n

*美国知名主持人欧普拉1994年海军陆战队马拉松的成绩是很多跑者挑战首马的目标.

原文

Categories: Race Stor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